首页 > 马业 > 马主 > 正文

【重磅】“黑雨”领衔,异军突起!高建鸥报名马英雄评选

评论手机客户端2017-3-31 21:55:18 来源: 作者: 编缉:
摘要:今天第十九篇带您认识马主高建鸥。


开栏语


“寻找中国马英雄之候选人”系列报道之十九

尽管有时步履维艰,但他们激情燃烧、敢于奉献;尽管有时遭遇挫折,但他们不畏人言、信念如铁;尽管千钧重担在肩,但他们勇敢担当、率先垂范。无数爱马人士凝聚在复兴内地马业、建设赛马强国的旗帜下,慷慨解囊以赴之,矢志不渝以从之,殚精竭虑以成之,他们挺起了中国马业的钢铁脊梁,谱写了赛马英雄的不朽篇章。 


他们叫中国马主,他们是中国的马英雄。


11.jpg


由中国权威赛马网站第一赛马网、环球赛马TV、香港评马同业协进会共同举办的“首届中国马主风云榜颁奖盛典暨中国马主与世界高峰论坛(2017)”,目前正进行地如火如荼,第一赛马网将陆续推出马主评选候选人系列,带您认识各个中国赛马的脊梁、中国马文化的推手、马匹繁育的领军人物。今天第十九篇带您认识马主高建鸥。

12.jpg

高建鸥



  “‘黑雨’和其他马一样,只要我到场,它们就能赢。”在京华兴京郊的大院里,马主高建鸥对第一赛马网说,自己玩马完全是从野路子开始,但是几年下来,在国内大咖特别是京华兴董事长任宁宁的指导下,慢慢地也研究起马匹的血统,并开始自己研究马匹性能的道路。而他自己,也通过实际行动,影响了一批喜爱体育运动、赛马的朋友,让他们接触马、喜欢马、研究马。

养着一院子小动物,野骑喜欢上了马


  说起自己的生活,高建鸥说自己从小就喜欢小动物,家里有条件也有地方,所以自己在家里的院子里养了一院子的小动物。“除了一般家里有的猫、狗、鸟之外,还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,如羊、猪、鹿……后来还养了藏獒,数量不多但品种绝对不少。”他说,这些小动物让自己学会了对人、对事要负责任的习惯,也让他体会到一种有别于人际交往的快乐。


13.jpg


  不过年轻人更多的是喜欢外面世界广阔的天地,在很多时候,他会静静地在自家院子里照顾小动物,但是到了周末,他也喜欢到野外去,看看院墙外广阔的天地。高建鸥还记得,自己第一次骑上马是在京西草原,“那时候二十几岁,正是喜欢玩的时候,骑上马虽然也能跑起来,但太小了,还是没跑尽兴。”后来他又和几个朋友来到丰宁的坝上,在那一望无际的草原上,他纵马飞奔,让草原上的风洗去自己身上满是城市气息的京城味道。


  “那时候不讲什么技术,就是野路子瞎骑,觉得怎么舒服怎么骑。哪怕是这样,接下来几年我只要有时间都会到坝上草原骑马,我喜欢这种感觉。”高建鸥说,骑马飞驰的感觉和开车完全不一样,你能够感受到胯下的生命带着自己,迎着风在往前,带着自己好像融入了广阔的草原,还有草原上那一片白云蓝天。

为了骑马,他花三千多买了第一匹马


  经过一段时间的骑马,高建鸥已经不满足于在丰宁坝上排队骑马,他渴望在草原上的时间,在他想要的任何时候,都能在马上度过。“但这些马都是牧民家养的,他们不会因为你经常来骑马而让你插队。”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,经过协商之后,高建鸥花三千多块钱买了一匹马,“其实应该算是认养,只要我到了坝上草原,这匹马就只有我能骑,平时就寄养在牧民家里,一年交个一两千饲养费。”


14.jpg


 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几年,这几年时间里,高建鸥体验到了骑马给自己带来的自由感,在马上风从指间划过的那种顺滑的感觉,还有人马交流的其他运动所不能带来的快感。2014年,他在朋友的介绍下,买了一匹纯血母马,这匹纯血母马带着肚子成为他名下的第一匹纯血马。而走进京华兴、认识任宁宁,给他打开了另一扇不一样的窗,让他看到了赛马的世界,也看到了中国马业的未来。


  那是偶尔的一次,高建鸥的马友告诉他,在北京,有一个俱乐部有好马。从坝上草原回到北京之后,他就赶到京华兴,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比赛用的纯血马。“看到很多马,的确很高大,很漂亮,和原来我自己骑的不一样。就在一个转头的瞬间,我看到了一匹黑色的,一岁的小马,那时候我就说,那匹马我要了,就要那匹。”

“黑雨”逞威疆场,两岁马大作为让高建鸥更为高兴


  这匹被高建鸥看上的周岁驹就是现在中国赛场上大名鼎鼎的冠军马“黑雨”。说起马名由来,高建鸥笑着说,自己喜欢黑色的马,因为中国就是用“黑马”来形容不被重视但容易取得成绩的人,“雨”字则是自己所有赛驹都有的一个字,也是自己的标志。“黑雨”这个马名兼具了这两个特色,说明高建鸥对它的期望之高,远胜于其他马匹。“付钱之后任总才和我说,这匹马的血统好,是日本一代名马‘周日宁静’的孙子,它的父亲就是京华兴的当家种公马‘欢腾’。”


  为了让纯血马能够得到更好的调教,高建鸥将自己所有的马,包括已有的那匹带肚子的母马一起送到了京华兴,而他自己也随着京华兴的脚步,周游全国各地的赛马场。“我和马是很有缘分的,只要我到场,我名下的马都会给我惊喜,哪怕只是挂我名字,都能胜出。”高建鸥说的是去年4月份在成都举办的“成都·迪拜国际杯”上,一匹由高建鸥冠名的迪拜赛马爆冷夺冠。而第一赛马网也在去年下半年的内蒙古赛场上,见识到了他亲临现场后对马匹的“加成”威力。


  那是在中国马都锡林郭勒举办的“中国速度赛马大奖赛”上,高建鸥是在比赛当天早上才从北京乘飞机飞往锡林郭勒,一下飞机就赶往马场。前一天刚熬完夜的他满身带着疲惫,坐在嘉宾席上满脸倦色,但他还是坚持着看赛,并且和周边的马主们交流、点评参赛马匹。可能是因为赛场适应还是其他原因,京华兴参赛赛驹在前几场都没能取得好成绩,高建鸥的心情更显低落,当时他说:“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不来,影响心情。”旁边的任宁宁安慰他,“黑雨”就快比赛了,打起精神来,它一定能给你带来惊喜的。


15.jpg


  但看完参赛马匹之后,高建鸥完全没信心了,“除了我们的‘黑雨’,其他马匹都是进口的……”这时候旁边传来一些议论声,很多人都看好其他马匹,特别是一匹从爱尔兰进口和一匹从澳大利亚进口的赛驹。因为很多人都知道,这匹爱尔兰赛驹是一位大老板花费百万巨资从国外引入,澳大利亚赛驹的落地费用也将近百万。从价格横向对比,“黑雨”在参赛的十多匹马里面毫无胜算,而两岁马发挥并不稳定,让高建鸥心里完全没底。


  比赛开闸后,“黑雨”在金牌骑师麻连凯的策起下采取保留实力的方式,不抢占领放位置而游离于三四之间。转入最后直道,看台上的任宁宁站起来大喊“加油、加油”,马背上的麻连凯挥鞭催促,将“黑雨”的脾性完全激发出来,放开速度的“黑雨”立刻赶超其他马匹抢得第一,在终点以近四个身位的优势拿下冠军奖杯。这个时候高建鸥仿佛被激活,精神抖擞地前往凯旋门拉头马,脸上满是笑容。这场比赛,“黑雨”拿下赛事生涯中的第一个头马,还为自己夺得最佳马匹形象奖。

他借助赛鸽知识研究赛马 利用观赛影响自己的朋友


  高建鸥坦诚,其实自己对赛马的投入并不大,因为其他业务的原因,也没有很多精力投入到赛马研究上。“但是我现在有6匹马,年龄最大的是我第一匹5岁的纯血母马,现在已经生过两胎了。还有几匹也可以陆陆续续投入赛场或繁育,我现在就是借助他们在研究,因为赛马研究比赛鸽研究更具有确定性,毕竟赛马是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比赛,有足够的时间观察并建立资料。”


16.jpg


  在赛马繁育上,高建鸥设想将自己的繁育母马与更多的种公马交配,借助它们生产下来的马驹,进行横向对比,以此来判断血统契合程度。他说,自己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,完全是因为赛鸽和赛马一样,都讲究血统,都讲究“龙生龙凤生凤”的血统追溯理论。而自己现有的纯血马,除了比赛、繁育之外,就是为了支持自己的研究,完全不考虑出售的问题,哪怕是马匹跑出好成绩,都不会为了钱把它们卖掉。


  据高建鸥介绍,他名下将有5匹纯血马征战国内各大赛场,都是“雨”字辈的赛驹。其中三匹是曾经参赛过的“黑雨”、“赛雨”和“潇雨”,两匹新马“暴雨”和“天雨”也将在合适的时候登场。“虽然我很少去现场,但只要有我自己的马比赛,只要时间允许,我都会组织朋友,在我家进行有奖竞猜。”高建鸥说,他通过这样的方式,让更多人喜欢赛马,了解赛马,研究赛马。“去年就有一个朋友在我的影响下成为马主,我也希望有更多人喜欢这项运动,让赛马越来越好,直到站上世界舞台的一天。”


相关链接一

“寻找马英雄之候选种马”系列报道









相关链接二

“寻找中国马英雄之候选人”系列报道














 




相关阅读:







本网站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若有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提供相关证明等材料并与我们联系,我们及时给予删除等相关处理。
评论